【青花、釉堿鶞漁犮N變化】                東辰中華古文物事業研究部

 

 

青花瓷器一直以來是最富有東方民族風情的瓷器品種,典雅秀麗的青花瓷器在元、明兩代各有其不同的特色。由於各個時期所使用的青花料不同、繪畫風格的變化及技術的提高,造就了青花瓷器在中國文化藝術上極其重要的地位;釉堿齙鳩颽O一種極難燒造的釉下彩器,於元代燒造成功後,至今所發現的精品更是稀少,展現了它的稀有與價值性。因此,我們將元代及明代的青花瓷與釉堿齙鳩@一簡單論述,增加其製作背景與時代工藝的認知。

 

§ 元青花 §

 

《前言》

 

中國青花瓷濫觴於唐代,然而真正成熟卻是在元代,尤以至正型青花瓷為最優。長久以來,元代青花瓷鮮為人知,直到1929年英人霍布遜先生提出的一對收藏於英國David基金會的青花雲龍紋象耳瓶後,元青花才真正受到世界的注目。50年代初,美國波普博士以此瓶為藍本,並參照伊朗及土耳其等地收藏的中國青花瓷,從中鑑別出一批與此瓶有相同特徵的元代青花瓷,定名為「至正型」青花,至此,元青花成為全球中國古陶瓷學者及民間的重視與公認。

 

    青花是指一種藍色的釉下彩,元代以景德鎮所燒製的青花瓷最為精美;在元代統一全國前夕的至元十五年(西元1278),元朝政府就在景德鎮設立了全國唯一的瓷業行政管理機構浮梁瓷局,專門對景德鎮製瓷業實施管理。在《元史百官志》卷88中有記載,內文:浮梁瓷局,秩正九品,至元十五年立,掌燒造瓷器,……大使、副使各一員。浮梁瓷局是專為帝王、官府燒製瓷器的部門,它的設立對推動景德鎮瓷業的發展起了莫大的作用;此外,元代青花燒造的窯場除景德鎮外,還有江西吉安、浙江江山、雲南玉溪等,但以景德鎮為青花的中心基地,大器精品多產於此,且窑口最多,所燒造的青花瓷,發色穩定,色彩濃艷鮮明,精美細緻。據元代蔣祈所著《陶論附》言稱:景德陶,昔三百余座,埏埴之器,潔白無疵。故鬻于他有,皆有饒玉之稱

 

《分類》

 

    元代青花按青料與紋飾的佈局不同,大體分為延祐型至正型,至正型青花瓷是從延祐型青花器發展而來:

 

1.  延祐型   

使用國產青料繪畫,呈色較輕淡,紋飾佈局疏朗,畫筆草率,器型以小件器為主;以江西九江博物館所藏的一件延祐六年(西元1319)墓出土的青花牡丹紋塔式瓶為典型器。青料發色藍中略灰,重筆及起筆收筆處色較深,呈褐色圓珠,色料堆積處為泛褐色。

 

2.  至正型   

使用進口青料繪畫,呈色濃艷,紋飾佈局繁密,大部分採用多層裝飾,大件器物推屬此類;以前面所提到的英國David基金會所藏的青花雲龍紋象耳瓶為典型器。青花發色深濃,青翠艷麗,料濃處有明顯黃褐色或錫色鐵袨部C

 

《特色》

 

    元朝青花瓷在早期帶有宋代遺風,繪畫較粗,胎骨普遍輕薄,小件民用器佔多數,使用國產青料,因此發色灰暗,沒有鐵袨部C元青花發展到了延祐型,則進入中期階段,此時在數量及規模上都有很大的進展;從已出土的瓷器看來,當時的青花瓷已趨於成熟,胎骨仍較薄,開始使用麻倉土,胎色較白微帶青灰,並有明顯氣孔,國產、進口青料和混合料均有使用,因而有發色豔麗凝聚黑斑的青花瓷,也有發色灰暗沒有鐵袨釭澈C花瓷。而至正型青花瓷則是元代晚期的典型器,青花的燒造已達顛峰,越來越多大器精品被生產出來,以景德鎮為大宗,並使用進口青料繪畫為主流,器身滿繪、層次繁多,七至九層紋飾為常見,有時多達十層。

 

《青料》

 

    元青花、景德鎮、進口青料蘇麻離青三者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歷史上使用進口青料蘇麻離青的時代主要為元末和明初永樂、宣德時期,由西亞地區引進中國,首見於明萬曆年間王世懋在《窺天外乘》中提到:“……我朝則專設于浮梁縣之景德鎮,永樂、宣德間內府燒造迄今為貴,其時以騌眼甜白為常,以蘇麻離青為飾,以鮮紅為寶。元代早期使用的青料是國產的,據藍浦《景德鎮陶錄》說南洋舶來,或由西域運進,所以景德鎮最早採用進口的蘇麻離青料是在元末明初時期;這種青花瓷從元至今一直是景德鎮的主流商品,可見蘇麻離青對青花瓷的影響力甚大。

 

《胎土》

 

    元代以前景德鎮製瓷,胎土只使用瓷石,耐火度低,燒造大器容易變形,因此多以小件器物為主。元代後則在麻村發現燒瓷的黏土,藍浦《景德鎮陶錄》提:瓷土自來以麻倉為著,俗呼麻村。麻倉土,現在則通稱為高嶺土,於明代萬曆年間開採將盡。經研究發現元代胎土採用二元配方,是將瓷石與高嶺土(麻倉土)混合後所製成的瓷胎,可耐高溫,大器不易變形,提高了胎泥硬度與潔白透明度,但也因此降低了胎泥的可塑性,所以大器多採用分段拉坯黏接法;以上均為燒製優質的大型青花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條件。

 

§ 明代青花 §

 

明代青花瓷器的發展可按使用青料的不同,劃分成三個時期:

1.      早期:永樂、宣德期-蘇麻離青

2.      中期:成化、弘治、正德期-平等青

3.      晚期:嘉靖、隆慶、萬曆時期-回青

 

1. 明代青花瓷器早期發展

 

根據景德鎮陶瓷考古研究所的發掘與考證,明初洪武時期所使用的青料是元代剩下來的青料,但因瓷釉、燒成溫度、燒成氣氛的不同,呈色亦不相同。部分青花色澤偏於暗黑,可能是因為戰爭中斷了進口青料,改採用國產青料所造成的。洪武時期的青花瓷器大多胎骨厚重,釉色澤渾膩不清,胎和釉色均呈現混濁的微青灰色調,青料發色不佳,色度過於暗淡,甚至變成青黑色。

 

永樂時期青花瓷器,如《陶說 卷三》內記載,即說:事物紺珠,永樂、宣德二窯,皆內府燒造,以椶眼甜白為常,以蘇麻離青為飾,以鮮紅為寶高濂的《遵生八牋》則謂:宣窯之青,乃蘇渤泥青。《明史》記永樂三年(西元1405)時,三寶太監鄭和下西洋,輸出元、明的貿易瓷,再帶回南洋及西亞伊期蘭地區的青花料,即所謂的蘇麻離青

 

由此可知,從永樂中期開始使用一種國外引進的青料-蘇麻離青。這種青料含錳量低,可減少青色中的紫、紅色調,在適當的火候下,能燒成像寶石藍一樣的鮮艷色澤;但因青料含鐵量高,往往會在青花部分出現黑疪斑點,線條暈散,紋飾不清晰,青料凹陷胎骨的現象也最為明顯。

 

   宣德時期,梁同書的《古銅瓷器考》中論宣德窯,說:然宣窯選料、製樣、繪畫、題款,無一不精,張應文《清秘藏》中,說:我朝宣廟窯器,質料細厚,隱隱橘皮紋起,……。青花者,用蘇勃.泥青,圖畫龍鳳、花鳥、蟲魚等形,深厚堆垜可愛,皆在讚美宣德時期青花瓷器的優美典雅。

 

    宣德與永樂青花最大的差別,是宣德時期的青花瓷器有明顯的滲青現象,表面有似燒焦鐵蛌瑤I痂,疏密不一的散聚在器表面,斑駁鬱茂,這便是《南窯筆記》中,所稱的滲青鐵皮蛌。永樂、宣德的青花瓷器有很多是精緻、小巧的器物,此外大型盤、碗也都比較規整,變形較少。

 

2. 明代青花瓷器中期發展

 

成化時期青花除了少數早期製品仍沿用蘇麻離青因而帶有黑斑外,其大量而典型的產品,則以青色淡雅著稱;另外也有用進口的蘇麻離青與國產的平等青料同用於一件器物之上的產品。平等青含鐵量低、含錳量高,因此它的色澤淡雅、呈色也比較穩定。如《陶說 卷三》中,說:蘇泥勃青,宣窯青花器用此,至成化時已絕。宣德朝使用的蘇麻離青至此已經用罄,而以一種名叫平等青的國產土青代替;此青料含鐵量少,因此不再出現宣德青花那種黑斑,故胎薄釉白、青色淡雅是這一時期青花器的普遍特徵。

 

弘治時期的青花與成化的青花呈色大致相同,器物造型皆體薄質細,胎土淨膩瑩白,玻璃釉色略帶微綠色調,釉質上不如成化青花的光滑潤澤。正德早期青花與弘治時期的相差不多,但呈色有些不純,原因是平等青已近用完,正德後期就摻雜了一些其它青料,因而使得正德青花呈色有藍中泛灰的特徵;另外,它的胎骨厚重、釉色閃青、釉層中氣泡密集似雲霧遮蓋著青花,亦為其特色。

 

3. 明代青花瓷器晚期發展

 

    《南窯筆記》中記載,說是:()窯用回青,故濃翠華艷,是以知嘉靖朝使用的青料為回青。由於回青料含鐵量最低,所以青花中沒有宣德、永樂時期的黑色斑點;且含錳量最高,所以青花中產生了一種微泛紅紫的濃重、鮮艷色澤。嘉靖青花並不是全部使用回青著色,而是以回青和瑞州“石子青”配合使用,在《江西大志》中就記載了當時回青因配料不同而產生不同色澤的情況。

 

隆慶時期青花瓷器的風格基本上是嘉靖青花的延續,回青料繼續使用;不過瓷胎的顏色,因為受到麻倉士開採將盡,土質變劣的關係,則呈現微青、微綠、甚至微黃色等之情形。萬曆早期的青花瓷器,基本上也和嘉靖風格一致,不過青色色調上,卻有顯著的差異。嘉靖以後因為大量燒造的結果,造成回青存量急劇減少,在來源困難與不繼的情況下,十分珍惜使用。萬曆青花,中期以後所用的青料是浙江省所產的浙料。萬曆的青花藍中微微泛灰的色調,也頗有沉靜之感。

 

§ 窯溫對青花發色的影響 §

 

瓷器定型需要適當的燒成溫度,故燒成溫度的高低對青花質量有明顯的影響。1955年至1956年,景德鎮陶瓷研究所與中國科學院冶金陶瓷研究所合作開展青花用料試驗工作,曾將當時幾種較有代表性的配方放在不同的溫度下試燒,其結果如下表:

 

編號

在不同溫度下燒成所顯出的顏色

1280C

1350C

配方1

深藍

藍帶黑

配方2

深藍

藍帶微紅黑

配方3

深藍微紫

藍帶微紅黑

配方4

深藍

藍帶黑

配方5

深藍微紫

黑藍

配方I

深藍

藍帶黑

配方II

深藍

藍微黑泛紫

 

(1280C溫度下燒成的樣品是帶到景德鎮用大型柴窯燒成,而1350C溫度下燒成的樣品是在上海中國科學院冶金陶瓷研究所小型試驗煤窯燒成的,其中有些差距,僅供參考。)

 

§ 釉堿 §

 

    釉堿鶿O元代景德鎮窑工創燒的重要瓷釉品種,其製作工藝與青花幾乎相同,是在白色胎地上,以銅紅為色料繪紋後施以薄的透明釉,入窯燒製成紅色的釉下彩瓷。

 

    釉堿鶞滌_源顯然比青花晚得多,由於釉堿齙鼓瑪N造成功與否,不單單取決於燒窯氣氛是否恰當這單一因素,同時也與銅元素調配的濃度及釉藥中是否有利於銅紅料發色的誘因有關。釉堿鶪@直至元代景德鎮才燒成了成熟的釉堿鶠A不過銅元素在燒成過程中十分敏感,因此多半的元代釉堿齙僱o色均不夠理想,線條也易暈散,尤其在高溫1250C以上容易游離而燒失,不是銅份太高燒成了紅黑色,就是火溫不足而成了灰色;故呈正紅色的瓷品少之又少,彌足珍貴。雖然釉堿麛’b元代相當的稀少,但也不乏精品傳世;例如一件現藏江蘇省吳縣之釉堿齠\罐,罐身刻劃紋飾三組,腹部紅底白龍,而銅紅之明豔,為元代第一。

 

    明代洪武時期的釉堿鶡h呈灰暗的紅色,從南京明故宮遺址出土的洪武時期宮殿用白瓷瓦當上模印的龍、鳳紋均罩上一紅釉,但這些紅色多晦暗泛灰,仍使用在宮殿上,證明在明初釉堿鶠B紅釉燒製技術尚未成熟;而永樂、宣德後的釉堿鶨峎鼮V器,雖有不少產品仍有燒失、泛灰等釉病,但也出現不少發色純正或一致的精品,其色澤鮮艷如紅寶石般;《遵生八籤》說:宣德年造紅魚骨靶杯,以西紅寶石為末,圖畫魚形,白骨內燒出,凸起寶光,鮮紅奪目,若紫黑色者,稍次矣。表示其燒造工藝已至成熟。明中期後一度衰落,釉堿齠s品難以發現,多為小件器色澤灰暗,僅成化期呈色濃艷鮮亮,不遜於永、宣時期。明末釉堿齙僭ㄓF官窑,民窑也有少量燒製,但多為小器。

 

    清代康熙恢復了釉堿鶞漸芠ㄐA且製作水準在明代之上,基本上已可掌握發色的效果,使銅紅呈色較穩定。雍正、乾隆時期,釉堿齙鳩韟釵谷牓v麗鮮紅的產品,紋飾清晰、深淺不一的多層次色際,對銅紅的呈色技術已到了十分純熟的階段。嘉慶以後,釉堿鶞瑪N製技術一直再也沒有達到康熙時期的水準。

 

參考資料:

1. 《中國古陶瓷研究第十輯》中國古陶瓷學會編,紫禁城出版社,2004

2. 《青花瓷器鑑定》張浦生著,北京圖書館出版社,1995

3. 《宋元明清瓷器鑑賞》劉如水著,書泉出版社,2004

4. 《中國青花瓷》馬希桂著,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

5. 《陶瓷譜錄上、下》楊家駱編,世界書局,1974

6. 《景德鎮陶錄圖說》藍浦、鄭廷桂著,山東畫報出版社,2004

7. 《明代青花瓷器發展與藝術之研究》佘城著,文史哲出版社,1986

8. 《清代陶瓷大全》藝術家出版社,1983

9. 《中國瓷器鑑定基礎》李輝柄著,紫禁城出版社,2001

10.《古瓷研究》劉良佑著,雄獅文化事業,1988

11.  故宮文物月刊第4期:元釉堿儺s紋蓋罐,陳擎光著、第40期:漫談永樂宣德的瓷器,康嘯白著

12. 《陶說》朱琰著

13.  附圖:中國陶瓷信息資源網 (http://www.ccisn.com.cn/tcys/reads.asp?id=146)

 

 

 

 

 

文字方塊: 本文未經同意嚴禁轉載